当前位置:首页 > 电子政务

基于“政府即平台”发展趋势的政府大数据平台建设

来源:   时间:

当前, 我国数字政府建设存在信息系统重复建设、数据孤岛林立、数据开放和应用水平低等问题。本文通过分析全球“政府即平台”发展趋势及建设经验, 提出了建设全国一体化政府大数据平台的建议, 初步设计了政府大数据平台的基本框架和建设路径。

一、全球“政府即平台”发展趋势及类型

2018年8月, 国际咨询公司埃森哲发布了2018“政府即平台” (Government as a Platform, 简称Gaa P) 准备度指数, 对新加坡、英国、美国、澳大利亚、法国、挪威、阿联酋、日本、德国、沙特阿拉伯十个国家的政府平台发展程度进行了评估。埃森哲“政府即平台”准备度指数主要包括四个方面: (1) 变革和创新的心态。“政府即平台”的建设需要社会、企业和公共服务机构采用创新开放的思维方式来接受新技术。(2) 公共服务提供的创新方式。政府可以通过与公民、非政府组织和企业一同创建一个协作的生态系统来共同设计和提供服务, 从而提升公共服务质量。(3) 促进经济发展的程度。“政府即平台”应当在帮助企业抓住平台经济崛起的机遇方面发挥着关键作用。公共部门主要提供数据和基础设施, 确保社会公平与包容。(4) 基础坚实程度。包括信息和通信技术 (ICT) 基础设施和监管、数字化服务、劳动力技能和公众信任度。在参评的10个国家中, 新加坡是“政府即平台”模式发展最为成熟的国家, 英国和美国分列第二名和第三名。但是, 即便是排在第一位的新加坡, 得分仅为72.2 (满分为100) 。由此可见, “政府即平台”的建设还有很大的提升空间。根据不同的建设主体和沟通渠道, 当前的政府平台主要有以下四种类型。

(一) 一体化平台

在一体化平台中, 政府部门是促进所有利益相关方合作的主要驱动力。一体化平台最适合那些在中央政府层面为数字服务转型建立了明确、集中责任的国家。这种类型的平台提供了能够访问跨部门信息和服务的中心点, 而这正是公众最欢迎的一门式建立。根据埃森哲公司的调查, 60%的美国公众倾向于建立一个统一的在线公共服务平台。

(二) 同行平台

同行平台是以服务为中心的垂直平台, 由两个或多个政府部门建立。这种平台减少了繁杂的信息和服务提供商数量, 以促进更广泛的数据共享。同行平台适合于缺乏公共数字服务通用平台的国家, 有利于提升某些特定领域 (例如, 中小企业发展、政府许可) 的服务质量, 而这些领域一般涉及多个政府部门 (通常既包括中央层面, 也包括地方层面) 。政府监管机构和审批许可机构采用同行平台将大大受益。在我国, 很多中央政府垂直管理部门都已建有专业垂直业务平台, 例如税务和海关部门, 即我们这里所讲的“同行平台”。

(三) 生态系统平台

根据埃森哲的调查, 大多数政府官员 (94%) 认为与企业等合作伙伴的交换数据量将会大大增加。创建一个生态系统平台是解决单一服务提供者无法处理的复杂政策问题的一条可行的途径。例如, 通过运用生态系统模式, 创建残疾人就业创业网络服务平台, 提升了残疾人就业率。首先, 该平台提供了海量的招聘信息, 这些信息不仅来源于残联, 还来源于教育部门、非政府组织, 并与企业、高校合作, 为残疾人提供了丰富的线上、线下职业培训课程。此外, 该系统还可以指导相关企业建立专门服务于残疾人的电子商务平台, 残疾人可以在这里销售自有产品或代理商品, 实现就业增收。

(四) 众包平台

众包平台以合作和创新为中心, 政府充当协调者或中枢, 公众、企业、非政府组织等其他参与者的角色未明确规定。这种平台最适合于新政策问题的解决。例如, 美国国际开发署抗击埃博拉疫情大挑战平台和联合国难民署的开放创意平台。这些平台针对高度复杂的问题广泛征集专业人才和创新解决措施。我国多个地方政府都开发和建设了“随手拍”平台, 鼓励公众运用手机将交通违规、环境污染等现象随时、随地记录下来, 共同参与城市治理。

我国数字政府建设尚缺少一个一体化的政府大数据平台, 即上文提到的第一种类型。建设一个一体化的政府大数据平台, 对于连接地方和部门信息孤岛, 推动数据共享, 服务群众办事, 优化发展环境, 具有重要的意义。

二、政府大数据平台的基本框架

基于当前我国数字政府建设中存在的问题和国外“政府即平台”的建设经验, 我国急需建设一个一体化的大数据平台, 以促进数据的整合、共享、开放、应用。该大数据平台应主要包括以下四类平台:政府基础信息资源子平台、政府电子政务服务子平台、政府部门工作支持子平台和数据共享智库支持子平台。其中, 基础信息资源子平台属于数据层, 为大数据平台提供数据基础, 后三个子平台属于应用层, 为公众、企业、社会组织等用户提供服务 (如图1所示) 。

(一) 政府基础信息资源子平台

数据是政府大数据平台的核心。基础信息资源子平台运用统一标准对各类数据进行集成、存储, 提升政府数据的一致性和准确性, 促进互联互通, 提高共享能力。基础信息资源子平台包括政府现有数据、第三方平台数据和平台新生成数据, 能够实时、全面反映经济社会运行状况、社会公众和组织真实状况以及政府运行情况。随着我国电子政务的发展, 政府各部门根据业务需要已建设了多种工作平台, 并积累了大量数据, 应消除各部门之间的数据壁垒, 大力推进国家人口基础信息库、法人单位信息资源库、自然资源和空间地理基础信息库等国家基础数据资源, 以及金税、金关、金财、金审、金盾、金宏、金保、金土、金农、金水、金质等信息系统跨部门、跨区域共享。

(二) 政府电子政务服务子平台

“十二五”期间, 我国已基本形成统一完整的国家电子政务网络, 电子政务服务不断向基层政府延伸, 政务公开、网上办事和政民互动水平显著提高。2016年, 习近平总书记在网络安全和信息化工作座谈会讲话中明确指出, 要“加快推进电子政务, 鼓励各级政府部门打破信息壁垒、提升服务效率, 让百姓少跑腿、信息多跑路, 解决办事难、办事慢、办事繁的问题”。政府电子政务服务子平台在融合现有功能的基础上, 进行业务流程的重塑和业务模式的转变, 彻底解决诸如“办证难”等问题, 为公众和企业提供便利。其次, 电子政务服务子平台还应畅通咨询投诉、民意调查等在线渠道, 促进政民互动。通过新媒体等手段促进公众与政府部门的互动与交流, 解决民众实际问题, 提升政府公信力。

图1 政府大数据平台结构示意图

(三) 政府部门工作支持子平台

政府部门工作支持子平台首先要满足政府部门日常办公的需要, 包括在线信息传递和办公, 政府跨部门业务沟通等。工作支持子平台还要满足政府部门进行业务数据处理的需要, 例如业务数据查询、统计、分析等。此外, 政府部门工作支持子平台要满足政府部门进行危机管理、开展民情调研等临时性、个性化工作的需要, 例如, 当突发性事件发生时, 能够协助政府部门第一时间向社会发布信息, 并向相关人员提供精准救助。第四, 政府部门工作支持子平台能够通过大数据分析技术对基础数据进行全面分析, 为政府决策提供支持。以成都市大数据网络理政平台为例, 该平台依托大数据技术分析群众的诉求分布、办理情况、满意度等信息, 精准发现和预判问题, 协助政府从问题中发现共性和规律, 提高了服务水平。

(四) 数据共享智库支持子平台

数据共享智库支持子平台主要面向公众、企业和智库等机构。一方面, 该平台能够促进政府信息的进一步公开。当前, 政府信息分散在各个政府部门和机构中, 尚未建设统一的信息公开平台。数据共享和智库支持子平台提供统一的数据格式和发布途径, 使得政府信息公开更规范, 更重要的是, 便于公众查找和使用。另一方面, 该平台还满足了智库建设的需要。近年来, 以科研院所和高校等为代表的各类智库快速发展, 为公共决策提供了重要的理论支撑和智力支持。数据是智库研究工作的重要基础。智库支持子平台以规范、适合公开的形式, 提供更加详细、微观的、反映各行各业运行状况的海量数据, 为智库建设提供强有力支持。

三、政府大数据平台的建设路径

(一) 以公众需求为导向

数字政府建设的根本目的是提高公共服务质量, 满足公众需求。在建设和完善大数据平台的过程中, 政府部门工作人员应当强化服务意识, 积极推进数据共享和开放。如四川省邛崃市利用微信平台建立了“N+1”政府服务新模式。“1”代表1名服务对象或1个项目, 而“N”代表多个相关政府部门或人员。当公众到窗口办理审批服务事项时, 经审查符合受理条件, 窗口工作人员将引导公众加入“N+1”服务微信群, 涉及事项办理的相关工作人员同时进群, 公众可随时与工作人员进行沟通、咨询, 大大提升了服务质量和审批效能。

(二) 建立、完善数字政府建设绩效评价机制

当前, 数字政府建设已不缺技术和数据, 缺的是“冲破旧体制藩篱和政府原有运行方式惯性的决心与勇气”。为了大力推进数字政府建设, 地方政府应将大数据发展纳入本地区经济社会和城镇化发展规划, 政府各部门和机构应将数字政府建设纳入绩效考核范围。建立和完善数字政府建设考评机制, 增加有关数据共享和数据开放的评价指标, 将大大提升政府部门及其工作人员协同配合的动力, 早日形成跨部门、跨地区数据资源共享、开放的格局。

(三) 注重数据的分析和应用

数据共享和开放的最终目的是运用数据、分析数据, 从而更及时、准确地了解公众的需求, 提高公共服务质量。在开放数据方面, 在保障安全和保护隐私的前提下, 应重点、优先开放公众需要的数据, 而不是有什么开放什么, 什么容易开放什么。政府数据, 取之于民, 用之于民。上海市和贵州省已经在这方面进行了有益的探索。上海市经济和信息化委员会联合企业、科研院所、高校自2015年起共同创办了“上海开放数据创新应用大赛”, 通过提供海量的政府数据和企业数据 (例如, 一卡通乘客刷卡数据、摩拜单车使用数据、食品抽检结果、企业信用平台数据、航班数据、交通事故数据等) , 邀请公众针对城市治理构思开发数据创意应用, 提升了城市管理水平。

(四) 数字人才的培养

数字人才是数字政府建设的基本保障。数字人才培养是一个系统工程, 既包括全社会范围的大数据思维和意识的普及宣传, 又包括大数据工作人员的专项培训, 还包括大数据专业人才的持续培养。随着大数据技术的广泛应用, 政府大数据平台将更加智能化, 对工作人员的数字素养要求也将提高。数据挖掘算法将实现对政府部门业务数据的自动分析, 为工作人员提供建议、寻找规律。基于大数据的机器学习算法平台能够对业务申请材料进行自动识别, 代替人工进行标准化处理, 政府部门工作人员只需对“机器”办理的结果进行审核。在审核“机器”的业务办理结果时, 工作人员对有误的数据进行标注, 形成更高质量的训练数据集, 让“机器”在更新后的高质量数据上进行学习, 把“机器”训练的更加准确, 提高服务质量和效率。

 


【字体: 】【打印】 【关闭
【相关报道】

版权所有、主办:民政部信息中心

地址:北京市东城区北河沿大街147号 邮编:100721 总机:(010)58123114

ICP备案编号:京ICP备13012430号


精准民政